冰球突破游戏网站🏀巅峰对决⚽是asia gaming出品的新概念电子游戏,在游戏设计和玩法上都独具风格,支持小金库钱包,打破传统电子游戏设计,生动的游戏画面令玩家身临其境。

-傅彪 债务「她是傅彪的妻子丈夫死后独立偿还巨额债务」

傅彪 债务「她是傅彪的妻子丈夫死后独立偿还巨额债务」

说起傅彪,离开我们已经很多年了,作为当时喜剧电影常客,他的离开确实带给了不少人很大的伤感和遗憾。

而要说真正难过的莫过于傅彪的妻子张秋芳,其实对于傅彪离世的时候,给家庭带来最大的灾难,当时200万的债务,其实对于当时来讲,张秋芳只要把别墅卖掉,即可偿还所有的欠款,不过当时张秋芳认为,别墅里有着他跟傅彪的点点滴滴,没有舍得最后选择留下。

并且当时傅彪生前还答应要把儿子送到国外留学,据说学费要80万,而他选择了借债去送孩子留学,其实傅彪的妻子当时也是一名演员,但是没有什么名气,在当时他们有一个贵人出现了,那就是张国立的老婆邓婕,知道张秋芳生活的不易,于是在美国一个知名品牌进入中国的时候,愿意为张秋芳提供本金,让她赚钱。

事实证明,张秋芳确实做的也不错,一年时间连开30家分店,仅仅用了两年不到,就把欠款全部还上之后,她在娱乐界好友帮助下,成立了自己的传媒公司,逐渐开始的盈利和挣钱,虽说现在公司还在发展中,自己在国外留学的儿子也拿回了毕业证书,完成了傅彪当时的心愿,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非常强悍的,为了自己已经去世的爱人,为了自己年幼的儿子,还真是付出了全部,也不禁为这样感天动地的母爱,给她点一个大大的赞。

天下无贼傅彪的老婆是谁

傅彪妻子:
张秋芳
张秋芳,女,1966年出生,铁路文工团话剧团演员,已故著名演员傅彪的妻子。
傅彪,1963年9月27日出生于河北省临西县,内地影视演员,毕业于中华社会大学电影艺术系表演专业。
中文名
傅彪
外文名
Biao Fu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身 高
178厘米
出生地
河北临西
出生日期
1963年9月27日
逝世日期
2005年8月30日
职 业
内地演员
毕业院校
中华社会大学电影艺术系表演专业
代表作品
甲方乙方、没完没了、幸福时光、一声叹息
主要成就
第2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
第9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妻 子
张秋芳

好人傅彪:41岁因病去世,妻子坚持16年不改嫁,被人铭记的一生

“每一个配角,在我心里都是主角。”这是傅彪生前最常说的一句话。

2005年8月,年仅42岁的著名演员傅彪因患肝癌去世

消息一出使得 娱乐 圈中无数演员明星悲痛万分。

葬礼上,前来吊唁的圈内好友不计其数,连萍水相逢的路人都主动为傅彪的灵车让路。

甚至还有一位叫周冉的小朋友,在傅彪去世100天后,为他献上了一瓶红酒

并说:100天了,叔叔我们都想你了。

傅彪的好友们更是仗义出手,帮傅彪扶持可怜的孤儿寡母。

多年后,妻子没有选择改嫁,而是选择守寡16年。

冯小刚、葛优等人更是多次在镜头前提及他。

这一切,都源于傅彪生前无私奉献的为人处事。

1963年,傅彪出生在北京大院。

父亲是北方人,在南方当兵时结识了同为军人的南方妻子。

因此,傅彪身上既有北方人的豪迈、飒爽,又有南方人的温婉、细心。

小时候的傅彪衣食无忧,最让他开心的就是和小伙伴一起看露天电影的时候。

正巧,在一个周末,导演崔嵬和剧组到傅彪居住的大院拍摄电影,傅彪兴奋地跑去围观。

崔嵬看到探头探脑的傅彪,感觉非常可爱,就送给他两盘录像带做纪念。

从那时起,表演就在傅彪心里扎下了根。

1982年,傅彪高考落榜,想让傅彪走文艺路的父母打算让他复读。

但一心想做演员的傅彪,第一次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偷偷报考了中华 社会 大学。

眼看木已成舟,父亲只好妥协,给了他考试的钱。

傅彪开心地拿着钱便踏上了考艺校的路

初试、复试都通过了,他如愿进入了大学。

在学校里,傅彪接演了第一部电影《北国红豆》

拍完后喜滋滋地拿着900块酬劳回到了学校。

但因学校规定不能私自外出接活,校领导就惩罚傅彪交给学校1500块钱。

这时的傅彪哪拿得出这么多钱,只能无奈离校了。

离开学校后,傅彪辗转来到了铁路文工团的话剧团。

在这里正式开始了他的演绎之路,并在这里遇到了一生挚爱。

1993年,张秋芳与傅彪同时进入了话剧团。

作为新人,两人之间的共同话题自然要比其他人多一些。

但傅彪因为长相太老成,只能演“老大爷”、“农民”这样的配角。

在团里领导的商议下,把傅彪分去了说唱团。

在这里,不光没戏演,与张秋芳的交集也变少了。

不情愿的傅彪找到领导:“我不想去说唱团,我的梦想是演员。”

领导看了看傅彪的长相,没有理他。

结果在说唱团没待几天,傅彪又被调去做了相声演员。

相比之下,张秋芳虽然之前是空姐,但对表演一无所知

但她的演艺路却比傅彪好走得多。

凭借外表的光鲜亮丽,张秋芳得到了重用。

傅彪眼看着自己和张秋芳的差距越拉越大,心急不已。

就在这时,命运给傅彪送来了机会。

傅彪在路过话剧团时,看到了拿着剧本紧皱眉头的张秋芳。

傅彪鼓起勇气,向女神走去。

这才得知,张秋芳正为新接的剧本《骆驼祥子》发愁。

但因为自己是新人,又没有经验,团里没有人愿意帮她。

傅彪便自告奋勇,提出要陪张秋芳拍戏。

看着眼前这个憨厚老实的男人,张秋芳非常感动。

殊不知,傅彪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看着她答应自己傅彪欣喜不已。

有了第一步的发展,傅彪就开始了追妻路。

为了能省下钱送张秋芳礼物,傅彪把自己抽的烟卷档次一降再降。

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渐渐被拉近了。

一次两人拍完戏,张秋芳提出想吃海参。

傅彪就带她去饭店,因为囊中羞涩,只点了一盘葱爆海参。

菜上来后,傅彪一个劲地给张秋芳夹海参,自己却只吃葱。

张秋芳让傅彪也吃,但傅彪只憨厚地抬起头来冲张秋芳笑笑

手上还是一个劲地给张秋芳夹菜。

在饭店灯光摇曳的环境下,张秋芳心想:这辈子就认定他了。

两人在一起后,趁着父亲宴请全体文工团的机会,傅彪带着张秋芳见了家长。

同事们都很疑惑, 张秋芳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不起眼的傻小子?

但众人的不解并没有让两人退缩,反而开始了独属于两人的甜蜜生活。

1989年,两人在父母与单位领导的祝福下,低调地步入了婚姻殿堂。

傅彪和张秋芳像平常夫妻一样,用心经营着温馨的小家。

婚后两年,两人就生下了宝贝儿子——傅子恩。

感情上进展顺利的傅彪,事业却止步不前。

婚后一度需要让妻子挣钱养家,傅彪则在家做起了家庭煮夫

意识到处境的傅彪一心想找出路,担起养家的责任。

1993年,傅彪接到张艺谋剧组的通知,前往试戏《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开心的傅彪颇有被皇上翻牌的感觉,对张艺谋更是充满了感激。

最后定角,让傅彪饰演反派“老三”一角。

还没等到开拍,傅彪却接到了副导的电话

“这部剧现在延期开拍了,你不想等的话,可以去接别的戏。”

但傅彪直接拒绝了:“我愿意等,多久也行。”

这一等就是一年,傅彪只好先去另谋生路。

就在这时,傅彪的朋友钻了空子,声称自己有好项目,来找他筹钱做生意。

一向重义气的傅彪,一听立马就带着朋友来到了单位筹钱。

同事们看到是傅彪作保,再加上利息要比银行高得多,都动了心。

一天下来,就筹了30万元,这在那个年代,可不是个小数目。

但朋友却在拿到钱的第二天就跑了。

后知后觉的傅彪才知道,自己被朋友骗了。

面对前来讨债的人,傅彪信誓旦旦的承诺:“我一定会还给大家的。”

那时候,傅彪每个月的工资只有500块

要连本带息的还清这30万,谈何容易。

每到逢年过节,上门要债的人都要把傅彪家的门槛踩烂了。

看着因欠债担惊受怕的妻儿,傅彪只好选择下海,去了一家广告公司。

张秋芳也放弃了事业,回归家庭做起了丈夫的后盾。

为了多拿钱,傅彪包揽了公司绝大多数的业务。

为了谈成合同,傅彪更是拼命应酬,不管多少白酒,端起杯就能下肚。

有一次为了赢竞争对手,抢到合同,8两的白酒,傅彪几口就喝完了。

最后喝到在卫生间吐得昏天黑地,直接醉晕了过去。

这样不计后果地喝酒,让傅彪患上了肝炎,这也成了后来夺去他生命的罪魁祸首。

醒来后,傅彪哭着对老婆说:“我不想喝酒,我不想应酬,我最喜欢的还是演戏啊。”

张秋芳心疼丈夫这么拼命,就劝他辞掉了工作,继续追寻梦想。

在老婆的支持下,傅彪重新回到了演艺路。

但回到影视行业,傅彪的路走得并不是很顺畅。

不仅只能跑跑龙套,在跑龙套时,还被人往嘴里塞过臭袜子。

如果没有冯小刚的“冯家班”,傅彪的一生可能就真的这么落寞下去了。

1994年,《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终于开拍了。

凭借精湛的演技,傅彪入了张艺谋的法眼,日后张艺谋一直称傅彪是“老三”。

因戏份太少,并没有被观众记住。

傅彪只能等待下一个机会。

明明自己过得也不如意,却还是不忍心看着他人受罪

进入 娱乐 圈后傅彪便一直力所能及地帮助着其他演员。

1996年,因拍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傅彪与丁志诚结识了。

在剧组,两人同住一屋。

每次都是傅彪带着打好的饭回去后,两人才开始一起吃。

等到睡觉时,傅彪哪怕再困,也是先等丁志诚睡着他再关灯睡觉。

只是因为自己打呼噜,怕吵到丁志诚。

拍摄完后,丁志诚虽去从商了,傅彪也还是在自己接拍影视剧时

在导演面前提及他,希望也能给丁志诚一个露脸的机会。

次年,丁志诚拍戏时突然接到女儿高烧不退的电话。

为了能让丁志诚安心拍戏,傅彪立马开车奔往医院

陪着丁志诚的女儿看病,在病床前守到半夜。

直到孩子病情稳定了,才赶回剧组。

面对傅彪的尽心尽力,让丁志诚差点落泪。

除了对同辈,傅彪对老人也是有口皆碑。

1997年,傅彪和“姥姥”孙桂田在《充满 情感 的都市》里相识。

因为都是饰演普通人,孙桂田又是经验丰富的老演员,傅彪就经常去找孙桂田请教。

孙桂田也非常喜欢这个接地气的小伙子

再加上傅彪对老年人非常尊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原本以为缘分就到结束了,没想到马上到来的一部新戏,再次让两人有了合作的机会。

同年,刚转为导演的冯小刚,正在忙着拍首部贺岁片《甲方乙方》。

陆国强带着傅彪一起来到了剧组。

进入剧组的傅彪,为了能留下来,铆足了劲地表现。

一边给剧组拉广告赞助,一边把剧组人员的伙食安排得井井有条。

考虑到冯小刚当时的经济状况

傅彪跑了好几天,找到了一家物美价廉的快餐馆。

为了省下运送钱,傅彪自己一个人把全剧组的饭菜从一楼提到四楼。

终于敬业的傅彪,引起了冯小刚的注意。

不知道他是演员还是冯小刚,原本想把傅彪留下来做制片人。

但一问才知,傅彪也是演员,就向他投来了橄榄枝。

“那你也来演一个角色吧,只要不嫌钱少就行”。

于是,傅彪如愿留了下来。

碰巧的是,孙桂田也客串了这部电影,两人再次重逢。

拍摄完这部电影后,傅彪就认了孙桂田做干妈。

以后只要傅彪回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去她家坐坐,还会吃上干妈亲手做的一顿饭。

临走时,傅彪都会给干妈留钱:“干妈,你去买点吃的,我现在挣钱了,能养得起自己了。”

傅彪也会假装“恐吓”孙桂田的儿子

“我可是会经常和干妈通话的,不要以为我不在,你们就能欺负干妈!”哄得全家人哄堂大笑。

就连孙桂田自己都说:“彪子对谁都好,就连我这个给他带不来半点好处的老妈子。他都能这么照顾我。”

傅彪的好心也得到了好报。

《甲方乙方》一经播出,立马赢得了很大的反响。

剧中傅彪饰演的长工嘴硬、不认命,更是被观众记在了心里。

当张秋芳带着儿子去看爸爸的电影时,8岁的傅子恩看到爸爸被葛优欺负的画面,大哭着不看了。

还连连喊着:“我要给爸爸报仇。”

就连后来葛优买了好吃的好玩的送给他,都不买账。

由此可见,傅彪的演技真的是入木三分。

通过这部电影,傅彪在 娱乐 圈崭露头角。

1999年,冯小刚力排众议,启用傅彪为男主角,让他参演了《没完没了》。

凭借这部电影,傅彪获得了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成名后,傅彪开始提携更多的人。

获奖同年,推荐只是配音演员的张涵予,参演了首部作品《梦开始的地方》。

一直想做演员,苦寻无门的张涵予终于打开了自己的事业大门。

2001年,又因电视剧《等你归来》结识了王劲松。

王劲松在剧中饰演了一个反派,演完后傅彪找到他:“你的演技很好,你应该到北京来。”

但王劲松因为想到去新的地方就要重新开始,爱面子的他不愿离开南京。

架不住傅彪一次又一次地打电话:“买好票了吗?抓紧买票。”

王劲松动摇了。

到达北京的第一天,傅彪就开车前去迎接他。

不仅给他找住的地方,还开车带他到处去见导演。

见到导演后,傅彪就跟导演说:“我这个兄弟人好,演技也好,只要你要他,我可以不要钱给你串戏。”

除此之外,傅彪还对他说:“你只要演好老生,就有你的饭吃。”

王劲松日后还不断反省自己:“我是将老生演了下去,但是演好了吗?”

经过傅彪的不懈努力,王劲松终于在 娱乐 圈站稳了脚跟。

受到傅彪帮助的人,数不胜数。

李晨也说过;“傅彪是我最好的老师。”

同年,傅彪再次获得了金鸡奖。

此后,傅彪不光演技出了名,人品更是出名,成了导演们跟前的红人。

大器晚成的傅彪没有飘,他的好人缘在 娱乐 圈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平时在剧组更是经常自掏腰包,给同事买饮料买水。

此时,终于迎来事业春天的傅彪,却接到了一个噩耗。

2004年傅彪患上了肝癌。

在医院里,傅彪积极地和病魔作斗争。

知道妻子担心,傅彪还反过来安慰妻子,小两口一起幻想着等傅彪出院后要拍什么戏,接什么通告。

很快,第一次肝移植手术就到来了。

肚子被划开了大口子,傅彪自己难受,却也不忘逗张秋芳笑

“你看,我这个刀疤像不像个奔驰车标。”

能下床后,傅彪就提着输液瓶到处溜达。

安慰其他病友,让他们积极配合治疗:“我做完手术半个月就能活蹦乱跳了,你肯定也行。”

看到医生护士有忙不来的时候,傅彪还要上前搭把手。

出院后的傅彪恢复得很好,还和妻子携手做客了《艺术人生》。

本以为傅彪的病情快要稳定时,2005年却再次复发了,最后不治身亡。

傅彪去世时,傅子恩才刚刚14岁。

这个小小少年,在葬礼上的发言颇有小大人气势,父亲的离去让他瞬间成长起来。

他安慰众人:“我们不要哭泣,父亲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这么放松过了,现在他终于解脱了。”

妻子也在儿子和朋友的安慰下,强撑着举行完了葬礼。

但看着昔日相伴的丈夫,从此天各一方,张秋芳还是被悲伤压垮了。

其实在家人隐瞒自己病情时,傅彪早已对此有数。

最令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妻子和孩子。

于是,傅彪在临终前瞒着妻子向好朋友们把张秋芳和傅子恩托付给了他们。

丁克多年的葛优承担起帮他养儿子的重任,多年来,没有缺席过傅子恩的活动。

张国立夫妇扶持着张秋芳创业,让她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

冯小刚帮张秋芳还了因病欠下的债。

葬礼上,大半个 娱乐 圈都赶来吊唁,不管是歌手还是演员都纷纷前往。

就连路人,都自发的举牌跟随送灵车走完了全程。

死后多年,傅彪的好友们仍然挂念着他。

冯小刚说他是贺岁片的代表人物。

葛优也不止一次地表示:“傅彪还在。”

就连干妈孙桂田都在梦中梦见过他。

梦里,孙桂田和傅彪一前一后进了自己的家,但孙桂田回头时却没有看到傅彪。

醒来后,一向怕黑的孙桂田竟起身把家里的门都打开了。

阿姨问她时,她只说了一句:“让彪子进来。”

哪怕是日后提起傅彪,孙桂田也是泪流满面,久久不能释怀。

现在傅彪的妻子和孩子已经慢慢步入了生活的正轨。

张秋芳非但没有改嫁,还在与丈夫的回忆里,写下了《印记》一书。

“至今,我们依然彼此呵护着,”一句话跃然纸上,现在张秋芳也自己创业身价上亿。

而傅子恩,则是继承了父亲的事业,成为了一名导演。

妻子和儿子都非常争气,傅彪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非常欣慰。

如果说傅彪是半个 娱乐 圈的恩人,这话一点也不为过。

正因为他深知小演员的难处,对同为小演员的艺人能帮则帮,对同事、朋友更是处处考虑周到。

去世后,外界对他的评价和妻子孩子得到的帮助,就是对傅彪人品的最好印证。

果真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